星火翔空 第一卷 风起天涯 第二章

“奇怪! 这个家伙怎么会到这儿来?” 杨天云忖道。老杨家的安全系统有他自己加装的脸部识别装置,所有来过的人在系统中都有记录,刚才的警报是因为门口的人在系统中没有记录,不过这个人老杨认 识。这人姓刘,是在老唐手下做事的,之前杨天云有见过这么一两次。这姓刘的就这么上门,连个招呼都不打,实在是有些不正常。杨天云又检查了一遍所有近景和 远景的监视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正胡思乱想间,门铃响了,杨天云从监视器上看过去,那个姓刘的正站在门口。这一下杨天云犯了难,到底见不见呢? 见吧,这人来的这么可疑,至少自己没有给过他们地址,不见吧,又怕误了什么重要的事,“管它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不怕,再说我不跟他见面不就可以了”,杨 天云打开了对话器。

“你找谁?” 杨天云问道。

“我找Smith.” 刘答道。

Smith是杨天云交易的时候用的名字,只有老唐那边的人知道。

“这儿没有Smith,你找错地方了。”

“那就不好意思了,不过有句话是给这儿的主人的,‘北方风大,出行小心’,打搅了!” 说完刘就转身走了。

这一下杨天云反倒呆住了,这到底什么意思?这家伙跑到我这儿就为了给我递这句话? 打个电话或是发个消息或者邮件不是更省事吗? 再说了这几天他也不会出门,杨天云是个粗神经,既然想不通,他也就不去想它了,自己这儿的事情更重要。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杨天云还是启动了高级警报系 统,这个系统监视的范围更广更智能化,它的来历是一个相当长的故事。

回身坐到计算机前,杨天云开始了新一轮疯狂的数据分析,对杨天云来讲,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分心了。当年杨天云痴迷于Star Trek,对于其中的新能源更是心驰神往,他常常幻想若是人类真能找到类似的能源那么就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人类走向宇宙的脚步了。当然,所谓的Dilithium和Trilithium是无法可想的,但是正反物质反应堆却是有据可循。一般说来反物质和正常物质一样,都是由基本粒子组成,普通来讲,正物质由质子,中子和电子组成,反物质则是由反质子,反中子和正电子组成,当正反物质相遇就会湮灭产生高能伽马光子和正反粒子对,如果我们可以控制这个过程,收集高能光子,正反物质反应堆就基本成形了,但在我们开始狂欢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如何收集保存反物质,如果我们能把反物质储存起来那么后续的处理和反应装置的制造就不是什么难题了。现在杨天云所做的工作就是想要发现自然聚集的反物质及其存在的环境,之前获得的数据表明地球附近有一个稳定的反物质聚集点,规模未知,距离暂时未知(可以确定在5光年以内),方位已确定,只要能够搞清楚这个稳定反物质集群的机制,杨天云相信正反物质反应堆就基本上指日可待了。

主机上继续跑着分析程序,杨天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在沙发上坐下,慢慢地品上了。每过十来分钟杨天云会看一下显示屏,不过这只是他的习惯而已,这么一点时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坐了有大概45分钟,杨天云觉得有点无聊了,伸手拿过一台平板机,触摸屏上显示着几个选项,其中一项是和航空航天相关的各种资讯,这些都是杨天云从互联网上和其他各种渠道收集的,当然太过敏感的资料是没有的。杨天云浏览了一会儿,突然被其中一条關于哈勃望远镜的消息给吸引住了,这条消息是说哈勃望远镜观测到了极小规模的近地伽马射线爆发,一般这种爆发只有在相距极远的星系中发生大规模星体碰撞时才能观测到,所以有天体物理学家分析说由于获得的数据没有超出误差范围,可以认为是正常的观测误差,再者分析这种数据无法得到太有价值的结果,后来就没了下文。

“这个不就是我在找的东西吗?” 杨天云死死盯着屏幕上的资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若是我可以得到哈勃的数据,那么我的研究进度可以快好几倍!” 这种事情想想容易,真要去做就没那么容易了。能获得哈勃的数据的除了NASA就是各大院校了,基本上没有商业手段可以使用,因为这些数据只对科研有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杨天云花些代价弄到这些数据也不会太引人注意。心动不如行动,杨天云马上开始考虑如何才能获取数据的问题,第一个方案是伪装成一个资深天文爱好者,对哈勃的资料极度感兴趣,就看人家信还是不信了;方案二是出钱资助一个天体物理学家,让他做相关的研究,这样可以顺理成章的获得哈勃的观测数据,缺点是花钱比较多;方案三是直接进入哈勃的系统拷贝数据,这个方案具有极高的难度,有很大可能惹来大麻烦。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不去做的话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杨天云决定尝试第一个方案。其实第一个方案还是比较可行的,杨天云在天文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专家级别的,从科研的角度来看他比地球上任何一个科学家都要强,而且还不是强一点两点,在这种情况下假装成狂热的天文爱好者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杨天云认识几个在天体物理方面很有名的教授,其中一个在普林斯顿,叫Howard Johnson,此人在黑洞研究方面是很有水平的。确定目标之后,杨天云写了一篇介绍自己的研究的文章和想得到哈勃的观测数据的信,寄了一封挂号信,回邮地址是一个邮局信箱,还是他早几年的时候申请的。

半躺在沙发上,杨天云给自己倒了今天的第三杯酒,继续享受这难得的空闲时光。说是三杯,其实也就不到750毫升一瓶的四分之一,杨天云可不是一个酒鬼,研究表明,适量饮酒有益于身体健康,这其中以红酒为佳,一天一到两杯是比较合适的量。杨天云喝的这种酒也就是一般的红酒,好就好在口味不错,且货真价实,抿上一口,让那种微带酸涩的滋味在口腔里恣意纵横,然后让温热的液体顺流而下,实在是一种无上的享受。杨天云的酒量也就一般,这第三杯酒还没喝完就已经觉得有些熏熏然了,这人一喝多呢就会胡思乱想,这不杨天云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这些年的辛苦有了盼头,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如何,杨天云觉得自己也值了,不免就让自己一贯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迷迷糊糊中就眯过去了。

“爸爸爸爸!看我画的怪物!这个是它的脚,这个是它的手,这个是它的尾巴!” 这是杨天云三岁的女儿杨梅在叫爸爸看她画的小怪物, 杨天云发现那个怪物没有头,就问他女儿:“怪物的头到哪里去了?” “我还没有画呢!” 杨梅皱了皱娇俏的小鼻子,很开心的说道,然后继续完成她的怪物作品。杨天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又靠回了沙发,对着坐在他边上的夫人说道:“老婆,我们家的杨梅将来肯定是一个大画家!”,“臭美吧你就!” 杨夫人白了自己老公一眼,继续她的针线活,她正在给女儿织一件毛衣。“砰!” 突然之间,大门被人撞开。

杨天云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痛,长叹了一口气,拿起酒杯看了看,还有差不多小半杯酒,仰头一口干了,又坐回计算机前开工了。他这么拼命工作,一则是想自己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去想那些往事,再有就是他个人的原因,在他的心底里一直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感,这种感觉不是那种没有同伴或者亲人的孤独感,这是一种让人恐惧无以排遣的孤零零的感觉,每念及此,杨天云总是不由自主的陷入一种恐慌,而这一切感觉都来源于他对于宇宙的了解。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发现任何地外生命的踪迹,很有可能在这个宇宙里人类是孤独的,“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杨天云总是不由自主的陷入纠结之中,“如果有一天地球被小行星撞击,一切都消失了,那么我们创造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在漫长的宇宙世纪里,我们的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在我们之后或者之前是不是还有类似的智慧生命出现又消失过?” 所有的这些都没有答案,杨天云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自己的研究,让自己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些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家有鼠患

最近家里出现了老鼠,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一开始那老鼠还比较胆小,一有灯光或者人声它就会溜掉。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大概两三个月前起,这只可恶的家伙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胆了,最可恨的是它会当着人的面在厨房里窜来窜去,甚至于赶都赶不走,这么以来我们就都受不了了,于是就考虑要如何搞定这个可恶的家伙。

一开始我们还打算用老鼠夹或者老鼠粘纸,再一想这么搞有点残酷,于是就在网上买了一个人道老鼠陷阱,这个陷阱的设计是让老鼠进到里面去吃东西,然后弹簧门会由于老鼠自身的重量被释放,于是老鼠就会被关在笼子里面,这种情况下老鼠在里面有吃有睡,没有生命危险,只要找到机会把老鼠远远扔掉就万事大吉了。鼠笼买回来之后,我们立马把陷阱架起来,诱饵则采用了老传统油条,这么等了几天,那只狡猾的老鼠根本就没有靠近鼠笼,于是我们试了不同的诱饵,包括奶酪,饼干,花生米,面包,等等不一而足,老鼠还是不上当。

如此过了两月不到,我们都对抓住该狡鼠不抱任何希望了,最近这几天我们把那个陷阱丢在一边都没去管它,连诱饵都没换过。就在今天早上6:00左右,那个老鼠笼子突然自己弹上了,一只老鼠被活捉(我老妈正好听到)!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的真实写照。附图:

晚上我出去扔垃圾的时候顺便把这只老鼠一起给扔进了大垃圾桶,雨下得还真大,不知道它的运气如何,也不知道最后它回去哪里,不过这都不是我可以管得了的了,再说了我也不想去管,想来凭着它的求生能力,它应该可以活下来,或许还能活得挺滋润的。

小画家安安 之一

安安自己画了一条鱼!

安安一直很喜欢在画板上画来画去,全家人都被她拉过壮丁,一会儿要画圆圈,一会儿要画鱼,一会儿画车,最好玩的是画有关她自己的画,她把手摁在画板上,要求我们给她画手,画手画烦了,她就脸朝下整个盖在画板上,要求我们给她画鼻子!画头发!

安安背唐诗之二

这天我们教安安背李白的静夜思,诗曰:

床前明月光
疑似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安安背曰:

床前明月光
疑似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嘿嘿,安安自创一怪体诗!

安安背唐诗之一

这天我们在教安安背唐诗,骆宾王的“鹅鹅鹅”

妈妈教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开始安安发音什么的的都不怎么准,经过努力,安安终于能背了,诗曰: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清菜

我们狂笑,之后安安妈妈试图校正,结果被校正了,每当她读到“红掌拨清波”,安安都会强调一下“青菜!!”

小安安语录之二

每次我们喊安安的时候,奶奶总是要教小安安回答“哎”,一开始安安总是不肯,不是紧闭着嘴巴,就是假装没听见,我们拿她也没辙。

这天我们去上班,奶奶又在教安安回答“哎”,真是锲而不舍。结果这一次安安很给面子,奶奶喊“安安”,她就回答“哎”,奶奶再喊,她再回答“哎”。

于是奶奶又喊“安安”,她答道“B!”

我们知道之后,很是狂笑了一通,原来安安以为“哎”是“A”,哈哈。

安安回家了

上个月安安和妈妈奶奶一起回了中国,今天是安安回家的日子。

这一阵安安不在身边,我总感觉少点什么东西,虽然每天都有通电话,但是看不到她的笑容实在是一个遗憾。说起来安安还小,稍稍离开几天还不是太难忍受,何况她整天和她妈妈在一起,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话虽这么说,这个迎接的所有工作都是得做的。安安回家的航班是下午6:20到,所以今天我有差不多一天时间来准备。

上午是洗衣服加打扫卫生,下午是出去买菜和做饭,我已经准备了好几个菜,小鸡炖蘑菇,青瓜炒鸡蛋,红烧萝卜,本来还想多弄点,不过想想几个人都旅途劳顿,不会有太好的胃口,于是作罢。一切准备妥当,看看时间,差不多5:40了,于是就向机场开拔了。大约6:12到了机场,一看航班还有5,6分钟才降落,再加上出海关,取行李,搞不好要等个把小时,上次安安和妈妈从中国回来出关什么的只花了不到半小时。

现在是6:47,还在等待中,肚子有点饿了,很想有中餐可以吃,当然自己做的更好,不过换换口味还是不错的。不过附近没有中餐馆,也就只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