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安安语录之一

我们家小安安最近会说不少话了,其中一些实在有趣。

比如有东西找不到了,“没有见了!”

当她学会了吓死了之后,一开始只会说“安安吓死了!” 不久之后她就会说“奶奶吓死了”,“妈妈吓死了”,“爸爸吓死了”,再也不说“安安吓死了”。

奶奶教安安说话,要安安“叫奶奶”,安安回道:“叫奶奶!”

我们经常问安安:“我是谁?” 答曰:“是谁!”

我们让安安笑一个:“安安笑一个!” 安安曰:“笑一个!“

星火翔空 第一卷 风起天涯 第一章

公元2010年美国纽约市唐人街。

最近一段时间杨天云几乎每周都会到唐人街来品尝各种中国美食,虽然这里的东西都已经变了味道,但吃起来还算可以,价钱也不贵,最主要是方便,花样也相当的多,吃起来不容易重样。杨天云对吃的东西比较挑剔,快餐什么的只是尝尝而已,主要还是买食材自己来做。为了自己的口舌之欲,杨天云练得一手好厨艺,他的信条是求人不如求己。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杨天云突然懒劲发作,只好经常光顾中餐馆了。

“这家餐馆的点心不错”,杨天云暗道,塞了一个包子到了嘴里。这小笼包是他的最爱,小时候家里穷,基本上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吃过不多几次小笼包便把那味道牢牢记住,很多时候东西不在好坏,只在于是否合口味。老杨最近比较烦,吃起小笼包子来也不那么仔细,等不太烫了就基本是一口一个,十来个包子不一会儿就下了肚,又喝了几口汤,就起身走人了。

外面依然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老杨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此时是中午12:33,“跟老唐的约还有7分钟”,老杨暗道,“再逛一会儿罢”。老杨吃饭的地儿夹在一家面铺和一家海鲜餐馆之间,门口和街道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脏,车还是一如既往的多。杨天云没有多作停留,沿着人行道走到了不远处的小公园里,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又看了一下时间,正好12:40。

杨天云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只说了一句 “我的货到了吗”,然后就挂断了。一分钟后,手机上来了一个短信,“已经装船”, 老杨扫了一眼,起身走人。

停车场的光线有点暗,杨天云坐进驾驶座,伸手从副驾驶一边的储藏室里拿出了一把M1911,.45ACP,取下弹夹,检查了一下,里面七颗子弹都在。杨天云装回弹夹,把枪塞在了座位底下专门制作的枪袋中。接着老杨又从右手边的储物盒中取出一支小巧的Browning手枪,塞到了右边小腿上绑着的迷你武装带上。做完这一切,杨天云发动了车子,几分钟之后,车子已经在坚尼路上了。路上车子虽多,但交通却是井然有序,不到半小时,杨天云已经回到新泽西了。在95号路上开了大约十分钟,老杨注意到有辆车已经跟了一路了,那车是很普通的福特。老杨踩了一下油门,车速上到70码左右,不一会儿把那辆福特甩开了至少200多米,又连超了近10辆车,已经看不到那辆福特了。杨天云打开了车载雷达,以防开太快被路边埋伏的警察逮住给误了事。

其实杨天云天知道那辆福特车里大概是什么人,不是FBI便是US Marshall,原因很简单,他车里的后备箱里面至少有5支半自动步枪,两支狙击步枪和10支手枪,外加5000发各式子弹和20多颗手雷,这是他在黑市上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分,那些强力机构也不会太在意,只要他们确定你不是去搞什么恐怖活动,一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象杨天云这样的购买量也就属于正常,在德州有些末日论者储备的武器弹药远超这个数量,也没有什么人去找麻烦,当然这也可能和德州宽松的枪械法律有关,新州在枪械方面的法律要严格的多,杨天云一度想搬去佛蒙居住,因为在佛蒙基本上人人可以自由持枪。

稍微走了一会儿神,杨天云又加了点油门,现在车速大概是88码(大约每小时140公里)了,没多久就过了10号出口,雷达上跟踪者的信号已经没有了。杨天云轻轻吐了 一口气,若是不用和暴力机关打交道自然是最好,把精力浪费在那种事情上面对自己的计划不利。出了9号出口,杨天云顺着18号路开了一会儿,拐上另外一条路,没多久就见路边有一栋醒目的白房子,殖民式风格,正门对着马路,杨天云拐上车道,打开车库门,把车停进车库之后关上了门。

杨天云静静地看着后备箱里的东西,心里感慨莫名,为了这批货他所做的事虽说算不上惊天动地,但也说的上步步惊心,到了这时他都觉得有点心力憔悴了。想想也是,他杨天云又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想打劫银行,更不想杀人放火,弄这些东西除了增加心理负担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杨天云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合上了后备箱。直到现在,杨天云都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里,无论自己如何挣扎。进到会客室,杨天云拿了一瓶威士忌,也不用杯子,对着瓶口就来了一下,这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一点。

大概30分钟后杨天云出现在地下室,他走到一个书架前,抽出其中一本书,露出后面的墙壁,杨天云伸出右手抵在墙上,微一凝神,就听见嘀的一声轻响,杨天云后退了两步,站住不动。过了大约15秒钟,只见书架往两边分开,露出后面的白墙,杨天云走过去双手撑住墙壁,稍一使力,便听到轻微的”轧轧“声,就见白墙往两边慢慢移去,露出一道门户,四下扫了一眼,把书放回原处,杨天云就走了进去,在他身后门就自动关上了。

这个地下工作室是杨天云用了一年半时间建起来的,大概花了近两百万美金,这还不包括他自己动手设计制作的工具和仪器的费用。杨天云打开了面前的桌子上处于休眠中的计算机,输入了密码,进入了系统。按照惯例杨天云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系统记录,虽然系统会报告任何不正常的事件,但杨天云还是喜欢自己动手。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的情况,杨天云连上了网络,这是一条OC192专线,速度奇快,杨天云设计了一个程序专门在网上收集他所需要的资料,这个程序运行在几家不同的云服务器上,利用一个特别的算法把收集到的数据经过处理后通过加密渠道发送到这个地下室的超级服务器上,任何人中途拦截的数据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服务器上的分析程序没有报告什么异常,杨天云松了一口气,锁掉了桌面机,坐到了一台怪模怪样的机器前面。这台机器是杨天云自己设计制造的,专门用来分析一些游离信号,这是他这八九年心血的结晶,若是他愿意出售或者商业化这里面的技术,成为亿万富翁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但是杨天云不敢,他有着自己的顾虑。

杨天云在自己房子朝南的方向上装了两个卫星天线,跟普通的DirecTV或者DishNetwork的天线没什么两样,实际上这两个碟形天线是用特殊材料制成,故意做成和普通的卫星天线一个样,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两组天线截获的信号都由地下室的超级计算机和特殊仪器处理,得出的结果杨天云会进一步检查分析。其实杨天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想找到什么东西,只是他莫名就有一种紧迫感想要找到什么,而且他相信只要那个东西或者其它类似的东西出现,他就一定会发现。

杨天云浏览一遍最新的结果,就和以前一样,什么新的东西也没有。杨天云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就坐在了墙边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天云被一阵急促的嘀嘀声惊醒,他一激灵,一杯水全倒在了身上,他根本顾不上,直接蹦起来冲到被他命名为”分宇器“的特殊仪器前面,打开了连接在其上的监视器,不到一秒钟,一道特殊的波纹就出现在杨天云眼前,刹那间他的心脏控制不住地狂跳了起来。十几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杨天云双手颤抖着摸上了键盘,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心情稍稍平复,飞快地输入了一串命令,啪的一声响,敲下了回车,不到两秒钟,屋角的一台机器上的指示灯开始闪烁。杨天云舒了一口气,重新倒了一杯水,又坐回了沙发,他需要好好的静一静。就在这个时候,住宅安全系统突然发出警报,杨天云吓了一跳,一看监视器,脸色一下就变了。

阳台上的鸽子:小生命

我的预感没错,鸽子们又在我们家阳台上孵小鸽子了。

今天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我带小安安到阳台上去玩,安安对着我说”鸽子“,我开始觉得蛮奇怪的,心想哪来的鸽子? 再一想,我就走过去看空调风扇和栏杆之间的空隙(以后以‘悬崖边’为名),结果才一探头,一只鸽子就扑楞楞飞了出来,再仔细一看,一颗鸽蛋已经在那里了,当时我就觉得打扰了鸽子,蛮不好意思的。回头再一看,安安把我们放在阳台上她以前玩的小推车拉开了,一颗鸽蛋正孤零零滚在那里。

我刚把另一只鸽蛋放回去,刚飞走的那只鸽子已经在阳台另一边探头探脑了。看来,18到20天我就可以见到一对小鸽子了。

阳台上的鸽子:归来

天气刚一转暖,野鸭和鸽子就到处飞了。

这两天有两只鸽子老在我们家阳台上转悠,我们在边上看着,鸽子们就当我们不存在,看那架势这两只鸽子又要在我们家阳台上做窝了,难道我们这儿是什么风水宝地么?

一般鸽子喜欢在悬崖上做窝,或许我们阳台的上空调风扇和栏杆之间的缝隙给鸽子一种在悬崖边的感觉?

卡车捆绑器和棘轮绑紧器 第一篇

英文名字为Tie Down的捆绑器,或者叫做绑紧器,紧固器,拉紧器,拴紧器,货物捆绑器等等,都是指一些在卡车运输中常用的捆绑器,比如最流行的棘轮绑紧器,长的绑紧带一头一般带钩子,或者平钩或者弯钩,在棘轮一头一般会带一条短的绑紧带,头上有对应的钩子,在使用的时候长的绑紧带一头勾在在卡车平板的一边,长的绑紧带从顶上绕过货物,棘轮这一头的钩子勾住卡车另一边,把长带子不带钩子的一头塞入棘轮中间的滚筒,然后用棘轮的把手把绑紧带收紧,这样就把货物固定在卡车平板上了。通常的大型卡车上都用2英寸宽的带子,大概是5.08厘米,长度比较常见的是27英尺和30英尺,大概是8.23和9.14米,工作拉力一般是3333磅,约为1515公斤,破断拉力是工作拉力的3倍。

棘轮绑紧器只是卡车运输配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很多,比如卡车棘轮的棘轮带,拦货杆,有铁制和铝制两种,棘轮绑紧器还有1,3和4英寸的,除了绑紧带之外还有70级的卡车链和链条收紧器,林林种种,不一而足。本篇只作简单介绍,后续篇目会对各种绑紧器作比较详细的介绍。

小安安趣事

最近安安学会了不少东西,会说好几个词了, 这其中有中文也有英文,但是整句还不怎么利索。

这天我们在和安安玩,有几个问题我们常问。

“狗狗怎么叫的?”

她说:“汪汪!”

“猫咪怎么叫的?”

“miao~~~~~wu”,还带长音的。

“牛怎么叫的?”

她想了想,说道:

“COW!”

我们都绝倒。

阳台上的鸽子们:离去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什么时间去太多关心鸽子们,小孩子一天比一天麻烦,工作上事情也是一天比一天多,有的时候忙到焦头烂额。

后来有一天突然发现阳台上没有鸽子来去了,才意识到小鸽子长大了,鸽子们一家都已经离开了,我们居然都不知道!真的是…

或许离去才是正常的事情,没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基本上不怎么想起这回事了,只是有时候还会在跟别人聊天的时候提到这件事,渐渐的就也不怎么提起了,人真是健忘的动物。

来年这些鸽子应该还会回来,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记得我们?我们还会不会记得它们?

阳台上的鸽子们:成长

一个多月前两只小鸽子终于会飞了,在我们阳台上留下了大批鸟粪之后,走了。之前的一段时间两只小鸽子在我们阳台上学走路的时候我们的女儿也经常去看它们,从之前毛都不齐的样子到摇摇晃晃学飞,也就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鸽子从蛋里孵出直到长成离开,满感慨的。再看看我家安安,直到现在连话都不会说,除了一些简单的发音之外,让人又着急又无奈,这么小的孩子又不懂事,我们还能怎么办。

安安第一次看到鸽子的时候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后来就一般般了。小孩子的注意力也就那么短短一段时间,我们家安安还算可以,很多时候她可以集中注意力看3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书。

阳台上的鸽子们:暴风雨

昨天晚上下起了暴雨,风也刮得很厉害,突然想起阳台上的两只小鸽子,不知道那样的风雨会不会对它们有影响。想想鸽子都喜欢把窝做在悬崖上,估计不怎么怕大风大雨,不过我们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于是拿了手电冲到阳台上,往空调主机和栏杆之间一照,两只小鸽子赫然在目,雨点打到它们身上,还好不是那种直接的打击,看上去还算可以。回到屋里面,我们就有些感叹,这鸽子从一点点大就要开始经历风雨,连毛都还没有长齐呢,再看看我们的小仙女安安,正是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几天没怎么见着那两只大鸽子,估计是忙着找东西给小家伙吃呢,一家四口,负担也是蛮重的说。

早上的时候雨停了,我们又跑去看了一下鸽子,一切安好!于是我们就又感叹了一回,生命正是坚韧啊。

70级链条和链条收紧器

70级运输链条(Transport Chains)是大型商业卡车上常用的绑紧设备,普通用于绑紧拖拉机,推土机,铲车等重型机械,根据尺寸不同其安全拉力(Working Load Limit)也是不一样的,比如70级5/16”的链条的WLL是4700磅而3/8‘’的是6600磅,70级链条的设计参数(Design Factor)是4:1,也就是说WLL是4700磅的话,其破断拉力(Breaking Strength)就是18800磅。

一般70级链条都用低碳钢制作,也有用合金的,各个生产厂家都有自己的生产设备和不尽相同的生产程序,只要成品能通过检测就没有问题了。成品链条都要打上记号,70级链条的话一般要每隔1米左右打上7,70或者700在链条环上,有时候还要把厂家名称打上去,所有的记号都必需是凸起的,绝对不可以的陷入的(这样可以保证链条拉力),这些都是为了方便检查以及日后追踪链条来源。

在使用这些链条的时候,有一样东西是绝不能缺少的,那就是链条收紧器(Chain Binders),一般70和80级绑紧链条都可以使用70级链条收紧器,3/8”-1/2”的链条收紧器的工作拉力是9200磅,远超70级3/8链条的安全工作拉力,即使80级3/8的链条WLL也只有7100磅。链条收紧器一般有两种,棘轮式和杠杆式,其中棘轮式比较流行,而杠杆式有时候会弹起来,不小心的话会伤到人。棘轮在卡车绑紧器(Truck Tie Downs)中使用的很广泛,棘轮式拉紧带(Ratchet Straps)和棘轮式链条拉紧器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