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翔空 第一卷 风起天涯 第二章

“奇怪! 这个家伙怎么会到这儿来?” 杨天云忖道。老杨家的安全系统有他自己加装的脸部识别装置,所有来过的人在系统中都有记录,刚才的警报是因为门口的人在系统中没有记录,不过这个人老杨认 识。这人姓刘,是在老唐手下做事的,之前杨天云有见过这么一两次。这姓刘的就这么上门,连个招呼都不打,实在是有些不正常。杨天云又检查了一遍所有近景和 远景的监视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正胡思乱想间,门铃响了,杨天云从监视器上看过去,那个姓刘的正站在门口。这一下杨天云犯了难,到底见不见呢? 见吧,这人来的这么可疑,至少自己没有给过他们地址,不见吧,又怕误了什么重要的事,“管它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不怕,再说我不跟他见面不就可以了”,杨 天云打开了对话器。

“你找谁?” 杨天云问道。

“我找Smith.” 刘答道。

Smith是杨天云交易的时候用的名字,只有老唐那边的人知道。

“这儿没有Smith,你找错地方了。”

“那就不好意思了,不过有句话是给这儿的主人的,‘北方风大,出行小心’,打搅了!” 说完刘就转身走了。

这一下杨天云反倒呆住了,这到底什么意思?这家伙跑到我这儿就为了给我递这句话? 打个电话或是发个消息或者邮件不是更省事吗? 再说了这几天他也不会出门,杨天云是个粗神经,既然想不通,他也就不去想它了,自己这儿的事情更重要。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杨天云还是启动了高级警报系 统,这个系统监视的范围更广更智能化,它的来历是一个相当长的故事。

回身坐到计算机前,杨天云开始了新一轮疯狂的数据分析,对杨天云来讲,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分心了。当年杨天云痴迷于Star Trek,对于其中的新能源更是心驰神往,他常常幻想若是人类真能找到类似的能源那么就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人类走向宇宙的脚步了。当然,所谓的Dilithium和Trilithium是无法可想的,但是正反物质反应堆却是有据可循。一般说来反物质和正常物质一样,都是由基本粒子组成,普通来讲,正物质由质子,中子和电子组成,反物质则是由反质子,反中子和正电子组成,当正反物质相遇就会湮灭产生高能伽马光子和正反粒子对,如果我们可以控制这个过程,收集高能光子,正反物质反应堆就基本成形了,但在我们开始狂欢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如何收集保存反物质,如果我们能把反物质储存起来那么后续的处理和反应装置的制造就不是什么难题了。现在杨天云所做的工作就是想要发现自然聚集的反物质及其存在的环境,之前获得的数据表明地球附近有一个稳定的反物质聚集点,规模未知,距离暂时未知(可以确定在5光年以内),方位已确定,只要能够搞清楚这个稳定反物质集群的机制,杨天云相信正反物质反应堆就基本上指日可待了。

主机上继续跑着分析程序,杨天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在沙发上坐下,慢慢地品上了。每过十来分钟杨天云会看一下显示屏,不过这只是他的习惯而已,这么一点时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坐了有大概45分钟,杨天云觉得有点无聊了,伸手拿过一台平板机,触摸屏上显示着几个选项,其中一项是和航空航天相关的各种资讯,这些都是杨天云从互联网上和其他各种渠道收集的,当然太过敏感的资料是没有的。杨天云浏览了一会儿,突然被其中一条關于哈勃望远镜的消息给吸引住了,这条消息是说哈勃望远镜观测到了极小规模的近地伽马射线爆发,一般这种爆发只有在相距极远的星系中发生大规模星体碰撞时才能观测到,所以有天体物理学家分析说由于获得的数据没有超出误差范围,可以认为是正常的观测误差,再者分析这种数据无法得到太有价值的结果,后来就没了下文。

“这个不就是我在找的东西吗?” 杨天云死死盯着屏幕上的资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若是我可以得到哈勃的数据,那么我的研究进度可以快好几倍!” 这种事情想想容易,真要去做就没那么容易了。能获得哈勃的数据的除了NASA就是各大院校了,基本上没有商业手段可以使用,因为这些数据只对科研有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杨天云花些代价弄到这些数据也不会太引人注意。心动不如行动,杨天云马上开始考虑如何才能获取数据的问题,第一个方案是伪装成一个资深天文爱好者,对哈勃的资料极度感兴趣,就看人家信还是不信了;方案二是出钱资助一个天体物理学家,让他做相关的研究,这样可以顺理成章的获得哈勃的观测数据,缺点是花钱比较多;方案三是直接进入哈勃的系统拷贝数据,这个方案具有极高的难度,有很大可能惹来大麻烦。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不去做的话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杨天云决定尝试第一个方案。其实第一个方案还是比较可行的,杨天云在天文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专家级别的,从科研的角度来看他比地球上任何一个科学家都要强,而且还不是强一点两点,在这种情况下假装成狂热的天文爱好者是一点难度都没有。杨天云认识几个在天体物理方面很有名的教授,其中一个在普林斯顿,叫Howard Johnson,此人在黑洞研究方面是很有水平的。确定目标之后,杨天云写了一篇介绍自己的研究的文章和想得到哈勃的观测数据的信,寄了一封挂号信,回邮地址是一个邮局信箱,还是他早几年的时候申请的。

半躺在沙发上,杨天云给自己倒了今天的第三杯酒,继续享受这难得的空闲时光。说是三杯,其实也就不到750毫升一瓶的四分之一,杨天云可不是一个酒鬼,研究表明,适量饮酒有益于身体健康,这其中以红酒为佳,一天一到两杯是比较合适的量。杨天云喝的这种酒也就是一般的红酒,好就好在口味不错,且货真价实,抿上一口,让那种微带酸涩的滋味在口腔里恣意纵横,然后让温热的液体顺流而下,实在是一种无上的享受。杨天云的酒量也就一般,这第三杯酒还没喝完就已经觉得有些熏熏然了,这人一喝多呢就会胡思乱想,这不杨天云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这些年的辛苦有了盼头,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如何,杨天云觉得自己也值了,不免就让自己一贯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迷迷糊糊中就眯过去了。

“爸爸爸爸!看我画的怪物!这个是它的脚,这个是它的手,这个是它的尾巴!” 这是杨天云三岁的女儿杨梅在叫爸爸看她画的小怪物, 杨天云发现那个怪物没有头,就问他女儿:“怪物的头到哪里去了?” “我还没有画呢!” 杨梅皱了皱娇俏的小鼻子,很开心的说道,然后继续完成她的怪物作品。杨天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又靠回了沙发,对着坐在他边上的夫人说道:“老婆,我们家的杨梅将来肯定是一个大画家!”,“臭美吧你就!” 杨夫人白了自己老公一眼,继续她的针线活,她正在给女儿织一件毛衣。“砰!” 突然之间,大门被人撞开。

杨天云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痛,长叹了一口气,拿起酒杯看了看,还有差不多小半杯酒,仰头一口干了,又坐回计算机前开工了。他这么拼命工作,一则是想自己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去想那些往事,再有就是他个人的原因,在他的心底里一直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感,这种感觉不是那种没有同伴或者亲人的孤独感,这是一种让人恐惧无以排遣的孤零零的感觉,每念及此,杨天云总是不由自主的陷入一种恐慌,而这一切感觉都来源于他对于宇宙的了解。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发现任何地外生命的踪迹,很有可能在这个宇宙里人类是孤独的,“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杨天云总是不由自主的陷入纠结之中,“如果有一天地球被小行星撞击,一切都消失了,那么我们创造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在漫长的宇宙世纪里,我们的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在我们之后或者之前是不是还有类似的智慧生命出现又消失过?” 所有的这些都没有答案,杨天云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自己的研究,让自己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些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的问题。